御宅屋 > 365bet网上注册 > 少年时 > 第六章 卡尔尼底斯之板
????“救救我!我不想死!”

????一位腰以下部分均被咬掉、满身是血的大叔趴在地上,伸出双手,向水泉求救说道。

????水泉冷眼以对,只感叹这玩意被咬掉下半身还能逃到这里来,可观的求生欲。

????而远处传来巨大的脚步声,震得丽丽语无伦次:“他是被什么妖怪咬的,好可怕。他好可怜,我们救救他吧!”

????水泉冷哼一声,回答道:

????“不救,他该死。”

????水泉拉着丽丽要走的瞬间,一道赢弱之光掠过。光,带来一只半透明的颚鱼,光与影的短吻鳄。

????水泉看着这扁平而巨大的生物,想起父亲大人告戒过他,短吻鳄的皮肤是子弹都打不穿的,伤害力却不算太高,遇见就跑便好。并且此类生物专一,不吃掉先前的猎物决不会捕食其他生物,这种忠诚还表现在繁殖上,光与影的短吻鳄只有一种性别,繁殖的方式是相互残杀,把对方吞到自己肚子里才能诞下后代。有互相撕杀十几年无果的,那段爱情简直被传为佳话。

????“救救我啊!我给你钱,多少钱我都给你!”大叔已经被吞进短吻鳄的嘴巴内了。

????“救下他啊,你不是个法师吗?”丽丽不忍心不肯看着又一条生命在自己面前死去,而且是正在向自己求救,不能见死不救。

????罗水泉内心衡量着自己魔力的剩余和击穿短吻鳄护甲的可能、以及救下重伤的大叔后的存活率,只能冷漠得说道:

????“闭嘴,你我都不一定能逃得掉,快跑!”

????逃到稻田处,稻田已荒废,一旁的石桩上插立着一个稻草人。

????这让水泉心生大喜,稻草人表明离二十三桥不远了!一旁的丽丽已跑得气喘吁吁,面红耳赤,姑且休息一须臾。

????丽丽授意原地坐下,劳累和恐惧叫人难以一时平静呼吸,并感觉自己一直想看左边,大概是因为踢了血婴的头,脑子里是那只血红色的婴儿站起来,满身苍蝇的可怕恶心样子,挥之不去。

????还有巨大螳螂一刀砍下人的头颅,以及那位大叔在自己面前就那样,被吃了!

????“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你不是很厉害吗?”丽丽非常不满刚才水泉冷淡的表情还有那句他该死,大声得质问道。

????“我有那么厉害吗?”

????水泉耸耸肩,继续说:“而且他该死,夜不归传说的真假,不有点像毒品之类的一切吸引人自尽的欲望吗?明知吸毒一定会死,还不是有那么多人劝不住。良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度自绝人。

????而且,你在意的话,刚才在小黑手上,可是死了好多个你的朋友,为什么你就这么干脆跟我跑,不去救他们,不去求我救他们?”

????听到这里丽丽的眼睛暗淡了下去,对啊,那些朋友应该都死了吧只要小黑真的是鬼,那自己为何这么痛快就跑了?想都没想救他们,人性是不能经受考验的。

????“那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你长得漂亮。”

????“那如果我长得不漂亮你就一定不会救我对吗?“

????“是的。”

????听到这句,丽丽的表情一下子就凝结了,又听到水泉下一句:“如果你不满可以自行离开不需要我救,不拦你。”

????“没有,谢谢你肯救我。我是不该死的,对吗?”求生欲让丽丽不得不这么说。

????“当然不该死,你长得那么动人,来,给我笑一个。”

????丽丽很温顺得笑了下,克制着一些东西,比如说不能看左边。

????他们再次赶了一会路,居然又看见一个稻草人。之所以说居然,因为这里只有一个稻草人而已。

????水泉的表情再次陷入紧张,换个方向小跑过去,还是看见稻草人。

????“鬼打墙了。”

????水泉松开丽丽的手,苦笑道:

????“就该猜到离开小黑之后不会这么顺利,一路上的鬼都不来找我们,原来,我们并未跑远,只是跑入某个妖怪布下的鬼打墙里。

????说实话吧,其实大家都该死,如果没有他们吸引了其他妖怪,今晚只有我们没有归去的话,连毛道人都未必救得了我们。”

????说完,水泉一屁股坐地上了。

????“怎么了?什么鬼打墙,我们为什么不跑了?”

????“简单来说,就是无论怎么跑,向哪个方向跑,都最终回到稻草人这里。本来去二十三桥的路上只有一个稻草人而已!”

????水泉摇摇头,仔细观察四周,视野最后停留在稻草人上。可这只稻草人并无任何特别,跟白天在集市里看到的那只,一模一样。

????沉默十五秒,水泉对丽丽说:

????“你看得出来这个稻草人和前面那两个的区别吗?鬼打墙的原理其实是半圆型坟墓,从缺口进去后,出入口会被迷幻术遮盖,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其实我们只是在一个圆型的坟墓里一直打转,只要找不到那个缺口,就是每一次重复里是有一个不同的地方,我们就出不去。而且转得越久就会越出不去。”

????丽丽坐在地上冒冷汗,环顾四周,跟第一次看见稻草人一样,所有场景都并无不同。但是,左边有血婴啊!吓得丽丽惊悚退后,退到水泉怀里。

????“血婴……”

????“我擦,忘了你不能看左边。”水泉紧抱着雪肉美人,无论是手感、体温还是气味,叫人酥麻。

????水泉不禁展露笑容,丽丽诧异这笑容,问:

????“为什么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我见你很多时候在笑。”

????“如果这件事你能办到,轻松一点不好吗?如果这件事你一定做不到,那么认真也是浪费表情。”

????抱够了,水泉扶起丽丽,继续前进。

????“你看缺口了?”丽丽问。

????“没有。不过,男人嘛,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不一会儿,重复刚才的场景,仍是一个稻草人,不过,这个稻草人,是小张。

????木棒直接穿过小张的身体,把他做成了一个稻草人。

????“哟,原来是小黑啊!”水泉像遇到老朋友一样高兴起来,他知道,如果小黑施的鬼打墙,能逃出来的几率很大。

????丽丽见到死去的朋友,只是捏紧了水泉的手,没有大叫了,具备在恐怖片里多活几集的潜质。

????‘如果是小黑干的,那么再走下去,下一个稻草人一定也是刚才聚会里的人。’水泉边走边想。

????下一个稻草人,果然也是刚才聚会里的人。在感叹木棒是穿过下体到头顶的,小鸡鸡一定不好受之后,水泉的额头突然渗出了顿悟的冷汗,他明白:

????‘继续走下去,会见到聚会里所有人都被杀死做成稻草人,最后两个就是我们位了,按照鬼打墙越跑越出不来的原理,自己就原地与世长辞了。

????但反过来想,小黑是在提醒自己这鬼打墙的出口是什么,十分简单,就是这稻草人,只要把……”

????水泉木立甚久,缓缓松开了丽丽的手,丽丽从他侧面看见这位并不正义的法师再次展露他那冷漠不屑的嘴角弧度,有种不好的预感。

????罗水泉无奈得摊了下手,这是他向世界投诚、向现实低头的习惯性标志。他走过去,把稻草人从石桩移下来,再从尸体内把木棒子抽拉出来,太用力且人是刚死不久的,血喷得厉害,溅到这位魔法师身上。

????他一身是血,手握满是血液的木棒子,看着美丽如斯的丽丽,摇摇头,又笑了笑,说:

????“真是没办法。”